廣告投放

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財報公布 2018年凈賺130億

廣告投放

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財報公布。

3月27日、3月29日,中國國航(601111.SH,00753.HK)、東方航空(600115.SH,00670.HK)、南方航空(600029.SH,01055.HK)三大航空央企,陸續發布2018年財報。三家航空公司合計實現營收3953.27億元,均呈兩位數增長態勢;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130.28億元,僅國航保持正增長。

其中,南航營收在三者中排名第一,至1436.23億元;東航營收增長率位居第一,增幅為12.99%。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方面,僅國航保持增長態勢,實現73.36億元,增幅達1.33%,東航和南航分別下降57.35%和49.56%。而在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,三家航空公司的凈利潤均為下降態勢。

東航在2018年四季度獲得了證金公司小幅增持。其中,證金持有東航的股權從三季度末的2.96%升至2.97%;證金公司在2018年四季度持有的國航和南航股權則保持不變,持有國航的股權為2.14%,南航為2.61%。

在客運方面,三大航空央企在2018年的客運率均保持在80%以上,其中南航客運率最高達82.44%,國航客運率最低為80.6%,且僅有國航客運率下降。

受益于三大航空央企中機隊規模最大的南航,在2018年可用座公里(ASK)和收費客公里(RPK)兩項重要指標和相應增長率均為第一。目前南航的機隊規模達到840架,遠超國航的684架和東航的692架,同時南航在2018年的機隊規模增幅也位居第一,達到兩位數增長至11.4%。

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財報公布 2018年凈賺130億

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業績數據一覽。

航油價格、匯兌收益依舊是重大影響因素

2018年,國航航油成本為384.81億元,占營業成本33.42%,同比增加100.72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幅35.45%。對此,國航稱,主要是受用油量增加及航油價格上漲的影響。

東航航油成本為336.80億元,占營業成本32.89%,同比增長34.02%。具體而言,主要是由于加油量同比增長7.28%,增加航油成本18.29億元;平均油價同比提高24.93%,增加航油成本67.20億元。

南航航油成本為429.22億元,占營業成本33.37%,同比增長34.57%。主要是由于國際原油價格上漲,以及飛行小時同比增加8.03%。

需要注意的是,三大航空央企均在報告中稱,航油成本是公司最大運營成本。若國際油價出現大幅波動,進而影響公司經營業績。

具體而言,國航方面,在其他變量保持不變的情況下,倘若平均航油價格上升或下降5%,航油成本將上升或下降約19.24億元;東航方面,在不考慮燃油附加費等因素調整的情況下,如平均航油價格上升或下降5%,航油成本將上升或下降約人民幣16.84億元;南航方面,假定燃油的消耗量不變,燃油價格每上升或下降 10% ,將營運成本上升或下降人民幣4292百萬元。

3月29日,國家發改委表示,成品油增值稅率由16%降低至13%。據此,國內汽、柴油最高零售價格每噸分別降低225元和200元,自2019年3月31日24時起執行。

受此消息影響,三大航空央企股價大漲超5%,其中東方航空漲停。

此外,匯兌的影響也不容小覷。

國航方面,2018年匯兌凈損失為23.77億元,2017年同期為匯兌凈收益29.38億元,主要是2018年內美元兌人民幣升值的影響。

東航方面,外幣負債主要以美元負債為主,匯兌損益對公司經營業績造成較大影響。截至2018年底,如美元兌人民幣升值或貶值1%,其他因素不變,則將導致凈利潤增加(或減少)人民幣1.78億元。

南航方面,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的變動對財務費用的影響較大,假定除匯率以外的其他風險變量不變,于2018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每升值(或貶值)1% ,將導致股東權益和凈利潤增加(或減少)人民幣1.95億元。

行業競爭持續加劇

三大航空央企在2018年財報中對于航空市場的競爭加劇都有重點提及。

競爭主要來自于三方面,一是全球市場上競爭形勢出現新變化,歐美航空公司強勢出擊;二是中國國際市場供過于求態勢顯現,二線城市爭相開通國際中遠程航線沖擊三大航業績;三是中國國內市場中,民營航空公司呈現上升態勢,低成本航空公司興起,以及高鐵等替代性交通方式對中短程航線存在極大沖擊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國航提及,國內三大航持續擴張國際市場,國內中型航空公司紛紛申請開通國際中遠程航線,未來獲取國際航權資源的難度可能進一步加大。此外,在前期市場準入放松的情況下,國內陸續成立諸多區域性航空公司,低成本航空浪潮不斷興起,國內市場競爭的激烈程度進一步加劇,公司未來的收益水平可能受到一定影響。

同時,國航表示,中國二線城市機場遠程航線發展迅速,去樞紐化現象明顯。隨著航線范圍的逐步擴大,國內擁有寬體飛機的航空公司均積極參與二線城市遠程市場的發展。這將對公司的樞紐化運營帶來一定的分流影響。

東航則提及了供應商風險,其表示,航空運輸業具有高技術要求和高運營成本的特點。包括飛機、發動機、航材、航油及信息技術服務等關鍵運營資源的可選供應商有限,同時航空公司為降低運營成本,通常采取集中采購的方式獲取運營資源。如公司主要供應商出現經營異常,可能對公司的生產經營造成不利影響。

對此風險,東航稱,公司重點關注與生產運營高度關聯的供應商,由供應商管理團隊負責分析供應商的履約能力,定期開展供應商評估;持續關注與生產運營高度關聯的物資品類市場變動情況,由業務采購部門負責收集、分析價格波動情況。

三大航空央企均對包括鐵路在內的替代性交通運輸工具存在擔憂。

其中,國航態度較為樂觀,認為短期來看,高鐵既有線路的跨線經營、整體提速、增加頻次、延長運營時間等措施加劇了對航空的分流;長遠而言,高鐵將改變中國經濟地理版圖,高鐵與民航的競合關系將使空鐵聯運成為打造國際樞紐的有力支撐。公司的國內中短程航線比重在同行業中占比最低,雖然會受到高鐵的分流,但總體影響有限。

南航也比較淡定,其表示,公司與高鐵網絡重合的航線(特別是 800 公里以下的航線)的經營業績在未來將受到一定影響。

東航則有較大擔憂,其表示,鐵路、公路及郵輪運輸與航空運輸在部分市場存在一定的替代性。隨著鐵路、公路及郵輪運輸對國內民航市場的沖擊呈現常態化、網絡化態勢,公司未來在部分航線上可能面臨較大的競爭壓力。

為您推薦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節假日休息

關注微信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關注微博
返回頂部
彩票內部透码彩图